那一天我二十一岁

“那一天我二十一岁,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

我喜欢描摹王小波笔下的二十一岁,他的二十一岁有奢望和半明半暗的云,那我呢,我的二十一岁里会有什么。

我想,我的二十一岁里,该有万里无云的晴天、缠绵悱恻的雨、若即若离的很久没见的袅袅炊烟和初晨熹微的煦妍交颈连天,娉婷的花苞将笑颜绽放在一个静悄悄的清早,羞答答地诉说着初来乍到这个世界的惊羡。

这里的气候十分干燥,安之若素的时光便是唯一能了结浮躁的良药。清丽的黄昏里匿藏着无数回拥抱和吻,八月份的风里稍来了金榜题名的喜讯、阔别已久的瓢泼大雨,清清爽爽,酣畅淋漓。

四五点钟的街道上人烟稀少,只有偶尔的狗吠和不止的蝉鸣昭示着夏日的喧嚣。日复一日忙碌奔波的人们从未放弃捕捉生活的美好,温柔地笑着同白昼和黑夜打招呼,然后满怀期待地走进自己热爱的小世界里,热闹着欢愉的热闹,奔跑着爱的奔跑。

洒水车喷灌的水雾在空中毫无征兆地架起一道彩虹,偶尔驶过的小店门前播放着不知哪一年流行过的偶像剧场原声带。爱狗人士牵着泰迪漫步在石板路上,超市门前停了一辆卸货车,右手侧的那家创意十足的烘焙店仍然素雅地开着,生意仍然清冷。

互相搀扶的老人说着闲话走向疗养中心,带着头盔的少年穿梭于人烟人海。交叉路口前汽车愿为红绿灯停留半刻,快节奏的时代里慢下来的瞬间终于让心中绷紧的弦稍稍松快了些。

护城河的水在记忆里碧波荡漾里二十年,还是一成未变。岸边的提心吊胆,围栏旁不敢回看的童年。或许应该说我成长得更加勇敢,和那个怯懦羞涩的自己隔着十几年遥遥相看。

这一路上还是有很多苦涩和不甘,然而想到我正在逐渐靠近梦想,一点又一点,又觉得一切皆可称之为圆满。

一切都是柔软又宁静,像是个幻梦。

而我却也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这个世界如此缱绻地美好着,如此温柔且耐心地爱着我。

在这归属感所在,平安喜乐,爱我想爱,甚好。但我知道,我已经在另一个远方有了分身,我会拥有两个人生,一个轰轰烈烈,一个单单纯纯,一个成熟高傲,一个清澈纯真。

岁月漫长,在热泪不止的夜风里,迎接我的二十一岁,我一生的黄金时代。微笑着,疼痛着,走下去。

十几岁时正在放映的电影里,耿耿轻声独白:“如果真的有世界末日,一定不会在夏天来临。”

几十岁时正在被翻阅的日记里,曾经的那个女孩一笔一画地写下:“后来我才知道,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失,最后变得像挨了锤的牛一样。可是我过二十一岁生日时没有预见到这一点。我觉得自己会永远生猛下去,什么也锤不了我。”

黄金时代,不在我们背后,乃在我们面前;不在过去,乃在将来。

–李大钊

原创文章,作者:小兔,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xiaotu.com/216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