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亿私募大佬被曝失联(消息让整个创投圈炸了)

  12月16日一早,百亿老牌私募大佬汪潮涌已经失联两周的消息让整个创投圈炸了。当日早间,信中利在全国股转系统发布股票停牌公告称,根据媒体报道,公司实际控制人汪超涌失联,相关情况尚待确认。

卡诗防脱洗发水有用吗?(卡诗洗发水好用吗)

  公司称,为保证公平信息披露,维护投资者利益,避免造成公司股价异常波动,根据相关规定,申请公司股票自2021年12月16日起停牌,预计将于2021年12月29日前复牌。

  至于实控人被传失联一事,信中利方面表示,将根据确认信息完成进一步的信息披露工作,每5个交易日披露一次有关事项的进展情况。

百亿私募大佬被曝失联(消息让整个创投圈炸了)(图2)

  百亿私募大佬被曝失联

  据中国基金报,从圈内人士处获得一张图片,图片显示,汪超涌已于2021年11月30日因涉嫌职务侵占被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刑事拘留,现羁押在朝阳区看守所,目前该消息尚未得到证实。

  据券商中国,汪潮涌最后一条发于11月29日,“希望能有流动性,应该把北交所的平台用起。”整个12月没再更新过。

  汪潮涌个人微博显示,坐拥525万粉丝的他,自10月19日转发北交所消息后,便再无更新。

  据北青网,记者致电北京信中利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接线工作人员表示:“不要再打电话了,你说的汪总的事情我们也不知情,他平时也很少到公司。”

  公开资料显示,汪潮涌是北京信中利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的创办人。

  信中利是中国最早成立的VC/PE机构之一,中基协显示,信中利成立于2012年6月,于2015年登记备案,现管理规模为100亿以上。而截至2020年末,信中利在管基金36只,累计认缴规模161.25亿元,在管实缴规模112.01亿元。

  中基协最新资料显示,信中利存在逾期未清算基金、长期处于清算状态基金。

  该机构于2021年4月19日被北京证监局采取责令改正的行政监管措施,涉及违反基金合伙协议约定、投资者适当性管理不到位、承诺最低收益以及未及时披露重大诉讼和股权冻结事项。

  15岁上大学,22岁闯荡华尔街

  公开信息显示,信中利由汪潮涌夫妇实际控制,截至2021年中,两人直接持股超55%。2015年10月,信中利挂牌新三板成为“中国海归创投第一股”。汪潮涌和夫人李亦非,曾被视为投资界的“金童玉女”。

  汪潮涌更是因为15岁考上华中科技大学,19岁成为清华大学经管院研究生,20岁赴美留学,获MBA学位,22岁开始在华尔街履职,成为第一批大陆留学生进入华尔街的投融资专家。拥有12年国际投资经验,曾先后任职于美国摩根大通银行、美国标准普尔、摩根士丹利,并担任美国摩根士丹利亚洲区副总裁,兼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

  1998-1999年,汪潮涌受国家开发银行邀请,担任全职高级顾问,参与筹备和组建国家开发银行的投资银行业务。

  1999年5月,34岁汪潮涌创办信中利资本,先后投资了搜狐、百度、华谊兄弟等知名公司,被媒体誉为“华尔街中国神童”。

  16倍杠杆融资上市遭遇滑铁卢

  据北青网,对于汪潮涌来说,最大的滑铁卢就是惠程科技。汪潮涌拟效仿九鼎,将私募平台注入上市公司。2016年5月,汪潮涌以16.5亿元现金并购惠程科技11.1%的股份,相对于惠程科技当时8.89元的股价,溢价幅度高达113.7%。

  而汪潮涌的收购资金基本都是举债而来。其中12亿为信中利通过招商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资管计划融资而来,3.15亿元由信中利向北京恒宇天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12%的利率借贷,其仅用1亿元左右的资金便撬动了超过16亿元的杠杆。

  但是在九鼎借壳上市之后,为了堵塞私募公司上市路径,2016年9月,证监会修改《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中的细则,增加“借壳上市”的触发条件,其中财务条件在资产总额的基础上,补充规定了营业收入、净利润、资产净额、发行股份、主营业务等多项条件,触发上述任一条件,即视为触发“借壳上市”的财务条件。

  信中利效仿九鼎借壳上市的模式,已经行不通。

  而惠程科技的业绩并没有维持长久,2020年惠程科技收入7.85亿,下降28.13%,对比2018年的18.98亿,更是下降58.64%。2020年归属于股东净利润为亏损9.6亿,下降811.43%。今年上半年,信中利收入2.21亿,下降63.56%,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为-2.12亿,下降387.36%。上半年公司公允价值变动收益为-11.39亿,较去年同期下降201.47%,信中利解释主要是报告期内公司自有资金投资项目公允价值较去年年底大幅下降所致。不仅仅业绩惨不忍睹,惠程科技股价更是连年下跌。截止12月16日11:30分收盘价为4.46元,对比当初汪潮涌收购价,已经腰斩。

  针对信中利业绩暴跌,全国中小企业股转系统曾下发问询函,要求解释业绩大幅度下降的愿意。信中利回复称,由于行业政策变化和市场竞争加剧,惠程科技的游戏收入和电气收入大幅下滑,使得营业收入和毛利分别比去年同期下降69.93%和76.53%。另外,由于基金管理的基金陆续进入清算期,在本期内公司也未完成新基金的成立,导致公司其他实体收取的基金管理费和毛利下降了28.16%和26.32%。根据信中利披露,其目前有息负债余额为1.48亿,6个月内到期的金额为2351万元,3年内到期的金额为1.24亿,而其货币资金余额仅为2241万元。

  为了应对流动性风险,信中利称目前正在采取借款、引入战略投资者、转让部分资产、处置呆滞资产、设立新基金等方式缓解压力。

  据了解,业绩不景气的信中利在2018年12月曾召开股东大会,提出终止在新三板挂牌的方案。今年9月,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答复称,由于信中利仍未完善异议股东保护措施,不符合《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公司股票终止挂牌实施细则》第八条第(三)项规定的条件。经多次沟通反馈和监管提示,相关问题未能解决,因此其申请股票终止挂牌事项已无法推进。根据《终止挂牌细则》第十五条规定,不同意信中利的终止挂牌申请。

  另外,随着信中利现金流紧张的情况日益显露,控股股东信中利不仅频繁减持,因违规收到监管函,甚至不顾承诺寻求转让控股权。2020年6月,惠程科技曾披露,中驰惠程及其一致行动人将减持不超过公司5%的股份。但此后,信中利宝信减持4000万股,占总股本的4.99%,富兴投资基金沁园春1号减持599.73万股,占总股本的0.75%,合计超过5%,且未披露权益变动书。

  2020年12月14日,惠程科技发布公告称,收到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通知,控股股东正在筹划控制权转让事宜,拟转让约1.2亿股,预计占公司总股本的15%,受让方为国有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但不到半个月,惠程科技又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终止筹划公司本次控制权变更。

  今年2月,惠程科技间接控股股东重庆信发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向重庆绿发申请借款人民币5.41亿元,由信中利股东李亦非(汪潮涌妻子)以其持有的1.5亿股信中利股票、公司控股股东中驰惠程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全部股权和中驰惠程持有的公司全部股票为该笔借款提供担保。后由于重庆信发未归还借款,不得不用惠程科技股权“抵账”。今年7月,惠程科技公告,重庆绿发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今年7月,惠程科技公告,重庆绿发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7月14日,汪潮涌辞去惠程科技董事长职务。

  因涉嫌利用基金财产进行利益输送,被北京、青岛证监局处罚

  今年以来,信中利旗下产品屡屡被各地证监局处罚。

  4月25日,北京证监局披露对信中利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采取责令改正行政监管措施的决定。经查,北京证监局发现信中利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存在以下行为:利用基金财产或者职务之便,为本人或者投资者以外的人牟取利益,进行利益输送。上述行为违反了《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证监会令【第105号】,以下简称《暂行办法》)第二十三条(三)之规定。依据《暂行办法》第三十三条之规定,北京证监局决定对该公司采取责令改正行政监管措施。

  据青岛证监局11月9日消息,青岛证监局对青岛信中利少海汇高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采取责令改正监管措施。近日,青岛证监局对该公司私募基金业务开展情况进行了现场检查。经查,该公司存在以下问题:一、利用基金财产或者职务之便,为本人或者投资者以外的人牟取利益,进行利益输送。公司违反基金合伙协议的约定,质押基金财产为关联方提供资金支持。二、投资者适当性管理不到位。部分投资者无金融资产证明或收入证明,且非你公司从业人员,不足以证明该投资者为私募基金合格投资者。三、向投资者承诺最低收益。部分基金产品推介材料中存在“保守”“投资收益回报预测”等表述。上述行为违反了证监会有关规定。

  对此,青岛证监局提出:青岛信中利少海汇高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应高度重视,认真学习相关法律法规,采取有效措施积极整改,于2021年12月9日前向我局提交书面报告。

原创文章,作者:小兔,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xiaotu.com/725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